50到65岁都算年轻人,「初老」照顾「老老」成志工服务趋势

2020-06-05    收藏255
点击次数:936

台湾哪个年龄层的人最热心助人?答案毫无疑问的是50+。

根据卫福部2018年的最新统计,各地方政府所管辖的志工当中,50岁以上者高达63.47%,总人数超过18万人。其中65岁以上者,佔24.4%。这些还只是隶属于各地政府志工队的人数,未领有志工证、但实质投入志愿服务的比例更高。

在长期关注老人权益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里,大龄志工也比比皆是,最年长者甚至已经97岁。弘道社工李昱璇指出,基金会50岁以上的志工人数已佔70.2%,且数字还在持续增加。相较于需要拼事业、顾家庭的年轻人,50岁以上的中年人更有社会历练以及时间上的余裕,是志愿服务的主力军。

种种趋势,都完全翻转过往「老人需要被帮助」的负面刻板印象。年长者不是社会负担,反而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一股稳定力量。

50到65岁都算年轻人,初老照顾老老成志工服务趋势

卫福部社会救助及社工司司长李美珍推广志愿服务多年,现主管全国志工业务。她观察,1980年代,台湾刚开始推动志愿服务时,参与者以女性、家庭主妇居多。但近几年来,男性和65岁以上志工的人数增加。65岁以上佔所有志工人数比例从2007的10.84%成长到2017年的24.4%,几乎是倍数成长。

根据卫福部的全国志愿服务调查研究报告指出, 65岁以上的志工投入志愿服务最大的动机为行善助人,因此服务的领域以环保和社会福利最多。「65岁以下,都算还很年轻。我们希望更多熟龄人口从事志工服务,特别是初老服务老老。」李美珍说。

67岁的单亲妈妈黄阿勉,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投入关怀、访视长者的志工服务已经18年。在当志工期间,她看到许多社会安全网的漏洞,「养儿不是防老,是『妨』老。经济不好,儿女没有余力照顾爸妈,还让老人没办法拿到政府补助。」

50到65岁都算年轻人,「初老」照顾「老老」成志工服务趋势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志工会带长辈快乐出游。

目前黄阿勉访视的个案有4人,年龄从70到93岁都有。18年的志工期间,她经手过几十位个案,有独居老人,也有子女健在,却无法得到适当照顾的长者。例如,一位70多岁的奶奶,儿子住在太太娘家,每天只为母亲送一顿饭。别人问起,奶奶总是不好意思地说:「我老了,吃不多,一个便当分两顿吃。」

黄阿勉认为,志工服务的意义,在于补足社会福利制度的缺陷。她的个案当中,有不少是不符合低收入户标準的「边缘户」。像是前述一天只吃一餐的奶奶,因为名义上有儿子抚养,无法领取低收入户补助、也不符合政府送餐服务标準。正式开案后,黄阿勉常送米、罐头物资给她,让老人家至少可以自炊,不必饿肚子。

在少子化、高龄化的今日,初老照顾老老将是未来必然的趋势。除了招募熟龄志工外,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也设有「互助连线」方案。服务多年的志工若需要他人协助,可以向基金会申请服务,让其他志工或居服员照顾自己,真正实践「老老相扶」的精神。

50+当志工 社会历练够、人脉广、更有同理心

李美珍指出,相较于年轻人,初老志工照顾老人不仅年龄层接近,人际技巧好,和长辈沟通障碍也较少。例如,同样照顾70岁的长者,20出头的年轻人会觉得长辈动作慢、没耐性。但65岁的志工经历过生理上的退化,能同理体力衰退的长辈。「两个人有共同的语言和记忆,搞不好爱听的歌都一样。」她说。

在弘道,李昱璇也有类似的观察。面对习惯负面思考的长辈,中年志工的分享,更能让长辈认同。她曾遇过一位老人,常和志工抱怨婆媳问题。若是年轻人劝说,对方也只会觉得:「你还小,没结婚又没小孩,怎能了解我和媳妇相处的问题?」但年长的志工则可以分享自己的生命经历,让长辈释怀。

此外,年长志工有充分的社会经验,人面够广,能够连结社会资源。例如,黄阿勉除了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以外,也在艺文中心、派出所和寺庙当志工。因为这层关係,每年庙方都会捐赠拜拜用的供品和一笔经费给弘道。在该基金会,有许多志工像黄阿勉一样,善于募集资源,让志工服务的範围更广、更完备。

50到65岁都算年轻人,「初老」照顾「老老」成志工服务趋势
50+读者也热中志工服务,像是邱邱藉由服务他人,救赎自己过往无法及时尽孝的遗憾。
当志工三大好处: 心情变好、朋友变多、看病次数变少

根据全国志愿服务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有志工经验者,72.3%觉得生活更充实、50.6%自认获得成长的机会,33.2%则觉得当志工可促进身心健康。

李美珍指出,政府鼓励中高龄者担任志工,也是一种健康促进。老人若缺乏社会参与,也容易罹患失智等文明病。卫福部曾委託医药品查验中心做过一份非公开的调查,发现参与志工服务者,长期下来看门诊次数较少、住院天数也较短。可见参与志工服务确实有益身心。

为什幺当志工能促进健康?李美珍分析,除了外出活动的机会增加,不少志工在帮助弱势的同时,也会进而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生活,减少负面思考。此外,志工也有更多机会学习专业知识,例如听取医师的卫教新知、学会照顾老人的技巧等。助人的同时,也是帮助自己。

更重要的是,担任志工,也有更多机会建立个人的社会支持网络。全国志愿服务调查研究报告指出,53.6%的志工认为参与志愿服务可以认识新朋友,特别是65岁以上的志工更有这样的感受。

72岁、同样在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长期担任志工的阿香姊形容,志工们就像一个大家庭。她虽有3个儿子,但都离家不在身边。先生过世时,是志工姊妹陪伴她一起摺莲花、準备告别式。「开心也好,低落也好,志工们一路扶持,陪我走过来。」

50到65岁都算年轻人,「初老」照顾「老老」成志工服务趋势
当志工对自己的好处也不少。50+读者庄育慧为做好故事志工,意外成为戏偶设计职人,为去年罗东艺穗节製作了游行主花车。
职务再设计,让志工活到老做到老

熟龄者担任志工,当然也会面临挑战。去(2017)年媒体报导,部分医疗机构担心熟龄者无法胜任医院工作,会限制参与志工的年龄上限。例如台北荣总要求志工年龄为18-66岁,马偕医院的会员义工申请资格为18-64岁等。

实际和许多熟龄志工接触的李昱璇观察,年龄有时确实是志工挫败的原因。例如,志工服务比自己更年轻的个案,可能会遭到拒绝。年轻的社工有创新的想法,资深志工不一定能够接受。双方不时会有思想上的拉扯,最终可能造成社工离职,或者志工流失。

此外,儘管志工本人还有服务的意愿,年纪愈长,行动能力也会降低。不仅子女可能反对,用人单位也会担心他们的安危。

李昱璇说,面对这些困难,基金会也提出不少对策。当年轻社工和资深志工发生争执时,会里的主管、资深社工会出面协调,提醒社工说话的「眉角」。一方面要让社工明白组织的支持,也让志工知道自己受到尊重。

另外,因应高龄志工的体能状况,基金会也会重新设计他们的服务内容。在弘道高雄、大林的志工站,有些年纪较长、不方便出门访视的志工会在站里做义卖用的胸花,以另一种形式为组织服务。

在中央政府的层级,李美珍指出,志工基础教育训练的时数已从12小时调降为6小时,教材的字体变大、使用动画、字卡等较活泼的方式授课,避免熟龄者上课坐不住、无法完成课程领取志工证。

她强调,卫福部的立场会加强向用人机构宣导,尽量依照熟龄者的身体状况和性向安排工作。不少县市的政府也正推动高龄志工的巡迴演讲,和大众分享人生经验。「我们希望志工不要只做到65岁。65岁才开始初老,如果你现在就放弃他多可惜?」她说。

李美珍指出,犯罪防治学当中有所谓的「社会键」理论:人有依附关係,不管是家庭、学校、信仰或是参与团体活动都好,心情与生活才会稳定。熟龄者参与志愿服务,不只对社会有贡献,也能延缓自身的退化,让老年生活更为充实。「等我老了,也要出门做志工,让自己快乐!」她笑说。

延伸阅读长照时间银行:用现在照顾别人的1小时,换老后被照顾的1小时你最该投资的「时间货币」:年轻时担任志工助人,年老后接受服务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