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情书】我会永远爱你,选择分手是成全自己

2020-06-12    收藏567
点击次数:894

George Hong 的,当爱消逝之际,仍记得那些初见的场景,捨去一切爱恨,最后都化成了一句:我愿你幸福。

有时候婚礼上会放一些乍听之下很浪漫,但当真正了解歌词本身意义时会觉得不要开玩笑了,最经典案例的莫过在婚礼上听到《I Will Always Love You》这首歌。

师徒之情

I Will Always Love You 原先是 1974 年美国传奇天后 Dolly Parton 所自行创作词曲的一首乡村歌曲。在 1967 年时,已在美国乡村音乐闯出一片天的的 Porter Wagoner 引介 Dolly Parton 进入乐坛,并且与她展开长期亦师亦友的合作关係,原先两人说好只合作 5 年,但随着两人越来越相像,个性同等固执,说好的 5 年就这样一直延长,到了第 7 年,Dolly Parton 觉得再不分开的话只会对两人事业有所阻碍,事后接受访谈时表示:

「我要离开,并不是我不爱你。我敬佩你,并希望你安好,我亦感激你所做的一切,但,我要离开了。」

当她写完这首歌的隔天,找了 Porter Wagoner:「坐下吧,我写了这首歌。」当 Dolly Parton 唱完后,Porter Wagoner 开口了:「这是我听过最美的歌曲了,妳走吧,我将会帮妳製作这张单曲。」而当年,这首歌成了美国 Billboard 乡村榜的最畅销单曲,而两人就此结束合作关係,各自有了好的发展。

【墨尔本情书】我会永远爱你,选择分手是成全自己
两人合作画面

在 1982 年,Dolly Parton 所主演的电影 The Best Little Whorehouse in Texas 里,在面对男主角求爱时,她深情的唱着每一句歌词试着回绝。

成人之美

【墨尔本情书】我会永远爱你,选择分手是成全自己

1992 年,在 Whitney Houston 事业如日中天时,与 Kevin Costner 所共演的电影《The Bodyguard》让 Whitney Houston 再创事业颠峰,身为女主角并演唱片中许多经典歌曲《Run To You》、《I Have Nothing》的 Whitney Houston 更是把《I Will Always Love You》演绎的如泣如诉。製作人 David Foster 回忆当时製作这首歌的情境:

「Kevin Costner 建议我要不要加入 I Will Always Love You?并说了:嘿,这首歌的开头不要有任何衬乐试试看?」

结果如何?我想不用多说,Whitney Houston 利用丝绸般的柔情与坚硬无比的穿透力,让这首歌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最后重板一下:「And I...」,神所赐与她的歌唱天赋得以惊豔全世界。

2012 年,Whitney Houston 传出不幸身亡的噩耗,Dolly Parton 表示,对于 Whitney Houston 能够完美演绎改编后的这首歌心怀感激。"I will always love you, Whitney."

But above all this, I wish you love

【墨尔本情书】我会永远爱你,选择分手是成全自己

这阵子在墨尔本巡迴的音乐剧《The Bodyguard》,剧情与电影大同小异、中规中矩,也加入了其他 Whitney Houston 生前其他经典名曲,如《Greatest Love of All》、《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等。

但当最后女主角深情的唱出《I Will Always Love You》时,在那当下,想到了 D。

啊,10 年了。

前阵子颱风侵袭台湾导致停电,当大家在脸书上纷纷回报灾情时,想起颱风肆虐导致停电的那个夜晚。

将迈入秋季的那一个月里,在台北的 D 像是例行公事的在每天早上 7 点打电话唤醒在台中的我。在终于有空回台北与亲自电话那头的声音本人见面时,懞懂的情愫就此逐渐在彼此心里发芽。慢慢的,过了一个月,在那个颱风袭击台湾前一刻,我们还在商讨到底谁要北上 / 南下好让彼此相见。

「下週再聚吧!」

任谁也没想到这场颱风严重影响到电力,原只靠着电脑萤幕交谈的我们,在断电失联的时候,拿起仅有通话功能的手机,就在这一晚,日渐茁壮的爱苗终究得以找到发展的空间。

而后,年少不懂事的两人在这一年里竟耗尽了所有机运,曾经交会的两个圆,就越离越远、越离越远、越离越远。当彼此都遍体鳞伤,最后不得不离开时,D 寄了这首歌给我:So I'll go, but I know I'll. Think of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

【墨尔本情书】我会永远爱你,选择分手是成全自己
图片|来源

后续那些难堪、谩骂、伤害没有停过,但每当我回顾最初的爱情萌芽那一刻,有一幕始终没有忘记过:

那是在开始交往的第一个吹着东北季风的季节,在 D 要求下,我俩前往白沙湾,当要近看潮汐时,看着因为没有预料海滩上的沙开始渗进鞋子里而惊慌失措的 D。我笑笑的向 D 说着:「没事了」,然后将 D 背起。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