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生产」不等于居家生产,而是让产妇在更人性化的环境里生下

2020-06-11    收藏919
点击次数:743

无论我们是不是已成为父母,多少都会听闻亲友分享自己的生产过程,其中许多经验,对妈妈们来说是一段段的血泪生产史,诸如:生不出来手动破羊水、剪会阴避免严重撕裂伤、压肚子加快胎儿出生⋯⋯对此,过去很多人认为:「母婴平安最重要,大家都是这幺过来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往往却忽略了产妇的感受。

然而,我们是否可以拥有更友善多元的生产方式,帮助準妈妈们找回尊重,在更舒适的心境、更人性化的环境里生下宝宝?如果你也有此疑问,近年越来越多人讨论、并亲身实践的「温柔生产」或许会是答案。

温柔生产不等于居家生产,也不是完全拒绝医疗介入

「温柔生产」其实是一种态度,它并不等于居家生产,更不拘泥于生产地点、方式或接生者,只要在怀孕生产的过程中,能以产妇为主,尊重她的意愿、想法,那幺即使在医院生、剖腹生,都可以是温柔生产。

作家谌淑婷在生下第一胎时,就选择温柔生产,在熟悉的家里生下宝宝,身旁是自家猫狗与最亲密的家人朋友,备受尊重、呵护的生产过程让她从此爱上生产这件事,更开始在网路上分享自身经验。她笑称在还没怀孕前,其实也曾喊着自己超怕痛、一定要打减痛分娩,直到2012年一连採访了三位在家生子的女性,听了故事直呼「好神奇」的淑婷,才发现原来生产的方式不只有一种:

「生产不是生病,产妇也不是病患,所以生产不应该被当作疾病治疗。」淑婷会有这样的反思,是由于台湾产妇目前遇到的状况──生产医疗化,我们太担心生产可能产生的风险,因此让医疗越来越介入生产,偏偏产前教育严重不足,使準妈妈、爸爸们无法了解生产时会面对哪些情况,也难以準备完善的生产计画,产妇在一知半解的情形下进了产房,往往又会是另一段不敢再回想的生产回忆。

然而淑婷也强调,温柔生产不代表就得拒绝所有的医疗科技,而是要知道自己做了哪些医疗?为什幺要做?而且不管在哪里生产,都要问几个问题:

例如:一般都认为剪会阴才能防止严重的撕裂伤,但其实可以询问医生,如果不剪,真的会裂的很严重吗?还是剪了以后,癒合会更痛?「我很多朋友小孩已经两三岁,到现在发生性行为还是很痛。」这其实就是台湾产妇不知道可以问、但是应该要讨论的状况。

对于想要选择温柔生产的产妇,除了準备生产计画书外,淑婷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能够沟通的助产师或医生,不管在家里生或是在医院生,双方都一定要有共识。若有意居家生产的话,就一定要进行全面的产检,确认身体状况适合在家生孩子后,再与助产师沟通生产的细节。

淑婷以自己为例,她一怀孕就开始蒐集温柔生产的资讯,到了七个月做完高层次超音波,才真的去拜访助产师,但是直到生产前两周,助产师衡量所有状况,知道各种报告结果后,她才评估淑婷能够居家生产。此外,还要求要有两间「后送医院」,一间是家里附近的诊所,真的生不出来就送过去,一间则是有输血设备、新生儿后送加护病房的大医院。「我固定产检的大医院医师与住家附近的妇产科诊所医师,都赞同我的胎位、婴儿大小、身体状况适合居家生产,也知道他们是『后送医院』的选择。」

温柔生产就不痛苦、不狰狞了吗?

有些人可能会想像,「温柔生产」就是在轻柔的音乐中,轻轻鬆鬆生下宝宝,不会有表情狰狞的尖叫、让人崩溃的可怕阵痛。淑婷要澄清:「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当时整个房间都是我的惨叫,我老公拍的照片,很多都被我要求删掉。温柔生产还是很痛,只是你会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疼痛。」

之所以能够面对疼痛,除了产妇自己要做好产前教育的功课外,助产师、陪产者的支持更是重要的力量,淑婷特别提到在生产过程中,助产师邱明秀给予很大的帮助:「助产师很明确的告诉我,宝宝的头可能正通过哪里,也会跟我讲子宫颈全开后,其实可能还要再过好几个小时⋯⋯」助产师耐心解释这一切,加上伴侣在旁边的全力陪伴,即使生产的过程依然很痛、很狰狞,但是淑婷感到很踏实坚定,缓慢平安地生下她的第一个宝宝。

淑婷也在她的新书《迎向温柔生产之路》写下这段感想:

淑婷在日后常常回想起生产当日的点点滴滴,每一个小细节都是她和伴侣谈不腻的家庭话题,因为这场生产让他们家获得的不只是新成员,透过这场首次通力合作,妈妈、爸爸和宝宝也实实在在成为了一家人。而在事隔四年后,他们一家人也即将迎接第二个宝宝,一样选择以温柔生产的方式,盼望小生命的到来,让这个家更加温暖、茁壮。

延伸阅读《迎向温柔生产之路:母婴合力,伴侣陪同,一起跳首慢舞》揭晓月子爸爸的24小时:扛起责任,自己帮妻子坐月子吧「不追奶就不是好妈妈?」放下那些你常听见的追奶迷思吧两位「逊妈咪」的交换日记:教出乖小孩不是我的人生志向迎接生命的第一现场:专访《祝我好孕》导演陈育青、苏钰婷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