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时评人张铁志走在社会实践路上通过平媒网媒进行实验

2020-06-24    收藏821
点击次数:440

台时评人张铁志走在社会实践路上通过平媒网媒进行实验台时评人张铁志走在社会实践路上通过平媒网媒进行实验

“凝视、书写与实践。”这是台湾知名文化与政治评论人张铁志的格言。凝视,是指观察与思考文化及政治的时事动态;书写,是指把观察所得的想法整理成文字,尔后付诸行动,实践公平公正公开的民主社会。尔今,他正积极尝试通过不同媒介,包括平面媒体和网络进行媒体工作,尝试把所学知识介入现实中,以改变他所存在的世界,并将之当作公共领域里的一场实验。

张铁志过去曾书写两本关于西方摇滚乐与文化的着作,即《声音与愤怒》和《时代的噪音》,以及关于美国文化评论的《反叛的凝视》,但始终未曾出版与台湾相关的文化评论着作。

直至2016年末,他方集结过往刊登在台港中与国际各媒体的文章,并在台湾出版第一本关于台港中三地文化评论的着作──《燃烧的年代》。他说,他希望通过书写的方式,与读者及时代对话。

作为一名文化与政治评论写作者,他的书写地域极其广阔,从国际思潮与政治、台湾民主与公民运动、中国与香港政治和文化、摇滚乐和另类文化等都有涉及,文章散见于台港中马各主要媒体和国际媒体的中文网站。

无心插柳成作家

然而,成为一名作家并非他的初衷,反而更像是无心插柳下而成就的结果。1991年,他进入台大攻读政治系,并积极参与学运,立志以各种方式投入社会改造运动。

他认真研读政治经济社会学理论,希冀理论提供对台湾社会矛盾的犀利分析,他也与同学辩论台湾的资本主义发展与政治体制,希望找到具体的改革策略。此外,他还看电影听摇滚,因为他认为革命不能没有美学的想像。

时光一晃,步入千禧年之后,他离开台湾前往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政治系博士学位。

当时的美国,民众正发起一场又一场的抗议游行活动,以积极争取属于民主社会的权益。作为一名旁观者,他以文字记录这些场景,并希望以此作为借镜,以思考如何在台湾实践,并筑构更完整的民主制度。

2004年5月,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参与的政治系博士资格考刚结束,即于台湾出版他的第一本着作──《声音与愤怒》,讨论摇滚乐如何影响不同世代的青年,以如何介入具体的政治与社会斗争中。

当时,此书曾引起热烈的讨论,并且一再再版。逐渐地,他展开了写作生涯,并也一步步地飘移出写作生涯。

“我之所以决定攻读政治学,就是希望知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现实的政治经济制度,为台湾找到前进的方向。然而,转向成为一名写作人,却是因为相较于专研学术,我对写作作为一种战斗更具有热情。因此,我想要冒险,试试成为一名独立写作者,或一名有机知识分子。”

他的写作模式并非虚构创作,而是尝试把所学的知识介入现实中,去改变他所生活的世界。此外,他亦相信文字的美学表达,并希望评论文字不只是乾燥的论理,也需要有散文的感性风格。

台青重视自主平等价值

时代的文化浪潮不停轮转改变,而在《燃烧的年代》一书中,张铁志试图总结当下台湾文化的重要趋势,如独立文化、青年时代与公共精神。

“这不是一本文化趋势观察手册,我试图在不同文章中探索文化与政治和商业力量的纠葛,拆解文化背后的意识形态和权力关係,以探索一条文化自主性之路。”

过去这几年中,他发现台湾与香港正因为上述3种文化趋势,而产生巨大的改变,如台湾太阳花学运至2016年的台湾大选,以及香港引发的雨伞运动等。

“目前,台湾青年正转向后物质时代,即更重视自主性、自我表达和非物质的价值满足,并积极参与民主运动,重视平等价值,而这又与台湾八十年代的各种社运有关。许多成长于千禧年时代的青年,他们视民主自由为理所当然,毫无疑惑地认同自己是台湾人,具有更多元的价值,并且追求自我实践。相对来说,香港起步较慢,但近年来却已有此趋势。”

他说,网络的兴起,也使得资讯的流通更快,青年多可藉由网络对话了解各地区所遭遇的不平等政策,并迅速集结力量进行民主抗议,而这3种文化趋势,也得力于网络世界的互动与便利性,成为一股新的文化浪潮。

台湾迎来小确幸时代

张铁志早前受邀前来槟城图书博览会演讲时,与出席者分享目前台湾“小确幸时代”的到来。

“小确幸更像是一种生活风格的追求,尤其是年轻人因薪资停滞、社会贫富差距过大、房价物价不停上涨而成了新贫族,但这些贫穷化的年轻世代却只能通过简单的消费来感受‘微小而确定的幸福’。另一方面,小确幸的一群也多选择微型创业或是返乡深耕,追求职人精神,把一杯咖啡、一种水果乃至一种工艺做到更极致。”

2016年的台湾总统选举,迎来了台湾历史上首位女总统蔡英文。他说,这与小确幸的一群转换成愤怒的一代有关。他们对政策上的不满转换成政治力量,进行新公民运动如太阳花学运等。

“小确幸的一群并不只是爱吃甜点与自拍,他们的思想价值多元,同时强调在地经济、有机农业、手作精神、社区连结或是独立文化等。而这个新时代的精神又与旧时代的传统价值产生严重差距,甚至引发出世代战争。所谓的旧时代传统价值即指经济发展或个人成功最为重要。”

他说,由于年轻世代对政策不满,他们迫切需要改变,因此在总统选举活动上,他们很自然的倾向另一个政党,而非前执政党。

他认为,同样的情形亦在婚姻平权议题上爆发,因小确幸的一群成长于经民主化后的台湾,所以,他们对劳工、环境、性别、社区与教育改革等社会运动,拥有更开放与多元的看法。

“在一份关于婚姻平权议题的调查报告上,我发现有73.9%年龄介于20至29岁的青年赞成婚姻平权,而60岁以上的老年人则只有17.1%表示赞成,从中可见青年对多元价值社会的认同。而我也认为,台湾将会迎来婚姻平权,并成为亚洲首个赞成婚姻平权的国家,尤其是因为台湾青年世代越发相信民主自由。”

独立文化让社会更丰富多元

张铁志说,台湾独立文化的兴起,与青年转向后物质时代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无论是独立音乐、独立电影、独立书店或网络新媒体等,都想跳脱社会主流文化,并追寻更多元的文化价值。

“独立文化的创作者们并非追逐潮流或讨好市场的一群,而他们想要表达的是创作本身的内在精神,并提供主流以外的视野,让这个社会具有更丰富多元的可能性,而不只是被一种品味、一家公司来决定我们看什幺、听什幺,或者吃什幺。”

他披露,2015年与2016年,台湾金曲奖分别把年度最佳歌曲颁发给灭火器乐团的《岛屿天光》,以及苏米恩的阿美族母语歌曲《不要放弃》,而得奖人都是独立音乐人,且这两首歌曲都是具有强烈社会关怀性质的歌曲。

“《岛屿天光》是一首不折不扣的社运歌曲,诞生于太阳花学运,歌中部分内容还是来自佔领立法院现场的学生的合唱。《不要放弃》则是电影《太阳的孩子》的主题曲,与台湾原住民的土地议题相关,讲述他们如何抵抗盲目的开发主义,并重建家园。”

他说,相较于主流音乐,独立音乐更诚实地表达出年轻人的真实生活、心中的焦虑与渴望。

“事实上,独立文化构成的网络,正在一点一滴地影响台湾的出版或歌影视行业,并进行着一场不宁静的文化革命。而台湾民众的意识与价值转变,也有助于独立文化的发展。”

创办网媒《报导者》《政问》

喜爱创新与改变的张铁志,平日除了写作,亦积极尝试通过不同媒介,如平面媒体或网络进行媒体工作,并把它当作公共领域里的一场实验。

2012年,他前往香港担任《号外》杂誌的总编辑,两年半后,他离开香港回到台湾,与友人何荣幸联手创办网络媒体《报导者》,以及以网络直播方式为主的《政问》等。

由于网络与社交媒体的兴起,资讯的生产与流动性都产生了变化,从以往的流线型散播方式转向如蜘蛛网般的资讯网络。技术的变化,也使得读者与资讯之间多了互动与参与性。

“我们想把《报导者》打造成一家非营利,且以公共议题、公共利益为核心的媒体。具体来说,第一,我们以深度调查报导为主,尤其是强调写作技巧;第二,因是网络媒体之故,我们致力于许多新的互动技术、资讯图标,并尝试以影音呈现新闻报导;第三,重视读者阅读时的视觉美学,以美观易读的版面设计和影像为先。”

他说,虽然主流看法认为网民不爱阅读长篇文章,但他认为文章只有好坏之分,所以,只要文章拥有深度,即会引起读者的共鸣与反思。

以直播节目形态为主的《政问》,则是每週邀请一名政策专家、意见领袖或官员,并由张铁志担任主持人,针对台湾未来的政策,进行深度访谈与提问。

“节目的后半部是由网友直接于线上提问。因希望观众可先对政策有一定的了解,我们预先在网络上提供资讯图标的政策懒人包,希望藉由观众对于不同政策的偏好,寻找不同意见之间的共识。”

/丁俊勇.2017.06.14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